您好,欢迎光临中国古典家具网![ 登录 | 免费注册 ] 会员服务
当前位置古典家具网 » 资讯中心» 人物访谈 » 正文

艾克 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一颗闪亮的启明星

作者:王中杰 来源:《古典工艺家具》 2013-07-17 11:17:02
摘要:古斯塔夫·艾克(1896~1971),生于德国,是世界上研究中国明式家具的重要学者,经过十几年悉心研究,对启发世人重视中国传统家具文化以及鼓励后学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编者按  在中华文明的灿烂星空中,古典家具堪与青铜器、玉器、书画、陶瓷相媲美,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具影响力的核心价值符号之一。制作古典工艺家具,本质是做文化、做艺术。本专栏将陆续讲述古典家具历史文化、行业前辈、行业书籍,仰望星空,向先达致敬的同时,也为吾等在求索中开拓。

艾克履历

古斯塔夫·艾克(1896~1971),生于德国,是世界上研究中国明式家具的重要学者,经过十几年悉心研究,对启发世人重视中国传统家具文化以及鼓励后学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1923年厦门大学创校,聘请艾克来华任教。1928年清华大学创校,约艾克来北京任教,随后又到北京辅仁大学任该校西洋文学史系教授。

1948年辅仁大学迁校,他便离开了中国。1950年为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,讲东亚美术史。1966年退休。1969年返回檀香山,教导鼓励不暇余力。1971年因心脏病发逝世,享年七十有五。

回望中国传统家具研究史,便会发现,这是由一批先启和精英引领的历史进程。

一个人,一本书,能打开一道历史的大门,影响几代人,惠及一个行业。这是历史的事实,前人给后人一个向上攀登的坚实肩膀。

在群星璀璨的辰空中,艾克如启明星一般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他的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,是近现代明式家具研究的开山之作,也开启了中国传统家具研究和复兴之门。

一位先行的学者

众所周知,在明中晚期至清前期,是硬木家具制作的巅峰期,产生了令世界瞩目的古典家具艺术样式,史称“明清家具”。其中垂续中华文化之精要的“明式家具”,以其简洁、俊朗、宁静、典雅的文人气息,造型隽永灵动、线脚流畅卓绝的美学价值,榫卯结构严密精巧的工艺特征,在古典纯木质家具中,具有无可比拟的文化风貌、艺术品格和审美价值。

最中国的,也就是最世界的。回首近百年中国古典家具从沉寂走向再辉煌的历史,相信此话不虚,具有普遍的认识价值。

清中期后中国古典家具整体走下坡路,至民国初战乱时期已十分没落。但是,就在国人几乎无暇或无力顾及的年代里,有些西方学者、专业研究人士,对中国家具艺术,首先对明式家具投以关注的目光,独具慧眼且情有独钟。他们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敬重和热忱,用科学严谨的态度,孜孜不倦地去做研究和著述,把中国家具文化推向世界。艾克,就是其中一位杰出的先驱者。

古斯塔夫·艾克(1896~1971),中文号曰“锷风”,生于德国,父亲为波恩大学神学教授,母亲是伯爵贵族后裔。艾克早年在德国、法国的大学里攻读美学史和哲学史,并游学欧洲,曾在德国著名的设计师摇篮包豪斯学校任教,该校以构造及科学心理为办学宗旨,在西方构造工艺美学领域颇具影响力,称为包豪斯学派。青年时期的艾克,已具有深厚的欧洲传统艺术及建筑艺术修养,并通晓欧洲文学哲理。艾克于1923年厦门大学创校时被聘请来华任教,时年27岁。1928年又应约到刚创立的清华大学任教,后再到北京辅仁大学任西洋文学史系教授。居京任教时期的艾克,与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、刘敦祯教授等学者交往甚多,在经常的切磋研究中,使他能够对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从高层面进行深刻的认识和了解,成为当时《中国营造学社》创社会员之一。这段时期,艾克还广泛游历了中国及相邻的朝鲜、日本的许多名胜古迹,对中国古代艺术精粹及其幅射影响,有切身的体验认识,并仰慕之至,此后终生研究不懈。艾克第一部著作是1935年在哈佛出版的《泉州双塔》。

艾克对建筑美学造诣很深,同时对中国青铜器、古玉器、绘画也涉猎研究。关于自己如何将目光投注在中国传统家具的研究上,他曾在1944年6月写到:“廿年前,当我在福建旅行时,第一次发现了中国细木工家具之美。这些家具在西方极少为人知晓。多年后,我再次遇到了那时结识的一位朋友,邓以蛰教授。他不追随时尚,却在北京家中陈设明式花梨家具。这是我对这个题目重感兴趣的开端。”

上个世纪30年代,艾克邀请时任协和医院建筑师的杨耀(1902~1978),以明式家具为对象,开始了长达12年认真严谨的研究工作。他们以极大的热情和执着,挑选、购买散佚在民间的明代家具,拆解分析家具的榫卯结构,进行详细的分类比较,并测量、拍照,描绘图纸。这是中国传统家具研究史上,第一次运用科学的研究方法,对家具从造型尺度和榫卯结构入手,进行具体、形象、量化的分析,从而解读承载明式家具文化艺术内涵的物质和工艺基础。这是一项具有开创性意义的研究工作,艾克堪称第一人。

作为一个纯粹的西方学者,出于什么动机、是什么精神指引并支撑着他去潜心研究明式家具?毫无功利之心地去“吃螃蟹”?要知道,上世纪30年代,中国战乱频繁,传统家具业经过百多年的沉寂,已处于十分落魄的状况。资料记载,当时北平的东四、天桥北大街西大街、德胜门外、鼓楼、后门大街、瓷器口、东晓市、鲁班馆等地各处,都可见到佚散的各式家具,大多灰头土脸,但稍用心并不难寻觅到精品,且价格低廉。与那个年代时常暴涨的物价相比,品相完好的黄花梨小方桌售价仅相当于10来斤菜油,紫檀大琴桌也不过是买20斤猪肉的价钱,更不用说花梨木小香几卖价只抵得几斤大米。中国传统家具的沦落与悲凉,这景况真是不用说了。不像今天,谁都知道中国古典家具复兴之路宽敞壮阔,市场热烈踊跃,肯努力运气好的各方人士,使点劲下些功夫,不乏大批的功成名就者。

近百年前的艾克没有这么幸运,但他又是最幸运的一个人。他以学者的敏锐、睿智和良心,用德国人特有的较真精神和严谨的职业态度,甘于寂寞,淡泊名利,锲而不舍地去求索、去钻研、去开拓,最终站在了中国传统家具研究领域里程碑式的地位上。

艾克无心追逐名利、出人头地,他只是一心一意做自己喜欢的事,圆自己作为学者凭良知做学问的梦,如此简单,又如此大气,终于成为中国古典家具复兴的星空中,那颗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启明星。

铭记艾克,最重要的是尊重他对待事业的执著精神,和对研究工作一丝不苟的较真态度。这是艾克留给我们的启迪,具有感召的力量。

一部经典的著作

经过对明式家具十几年的悉心研究,1944年6月,在法国人魏智的襄助下,艾克的重要著作英文版的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,在沦陷后的北平出版。受限于当时极为困难的印刷条件,此书只印了200本,但引发了中国和西方的家具界、建筑界、文物界、室内设计界和史学界的关注,对启发世人重视中国传统家具文化的研究,鼓励和襄助后学,做出了卓越的贡献,无可争议地奠定了它在明式家具研究领域中的经典著作地位。

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(黑白)

黄花梨炕几(黑白)

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由文字和图版二部分构成,书后附详尽的参考书目和图录实物尺寸、收藏出处。书首《诸论》是一篇重要论文,阐述了中国传统家具,自商周到明清,三千年间起源和发展演变的轨迹,对于研究明式家具的箱形结构及其台式衍生物、轭架结构和同类的台式家具、板式结构,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。书中对各种家具的形式、细木工家具的用料、五金装饰配件及家具年代鉴定等,均有精湛的述说。《图考》一书,思维独到,逻辑严谨,考证科学,照片真实,绘图准确,是全世界第一本研究明式家具的系统专著,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和历史文献价值。

1944年英文版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,为西方美学界、文博界、收藏界及社会上层显贵,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传统家具文化承载和美学价值的精彩窗口,获得了世界的瞩目和赞赏,也深得同行尊重。据称,在上世纪50年代,只有7本英文版《图考》留存在国内。1962年香港中文大学授权,在香港根据原作珂罗版翻拍影印了此书,但图版风采略有逊色。60年代初,艾克的朋友和合作者杨耀先生,耽于当时国内研究古代家具缺乏资料,计划将《图考》译成中文出版,于次年请薛吟女士翻译,终因当时的政治和学术环境,竟延搁成了遗愿。之后,杨耀的学生陈增弼教授始终萦怀此事,并多方努力,改革开放后,先和远在美国的艾克先生的夫人曾佑和教授取得联系,并于1985年会面,得到艾克夫人对出版中译本的赞同并答应作序。1991年10月,在北京的地震出版社出版了中文版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,大16开本,印数为平装4500册,精装500册。

 

时隔47年,艾克在中国研究、印刷的《图考》,第一次出版了中文本,这其中历经了多少的坎坷沧桑?又见证了多少的悲喜轮回?艾克这部书,从英文版到中文版发行这近半个世纪的历程,浓缩了中国跌宕起伏的近现代史,它告诉我们:国家盛而百业兴。古典家具的复兴之路,铺设不易,应当百倍珍惜,共同努力去开拓发展。

拜读艾克的《中国花梨家具图考》,除了折服于作者的智慧才华外,心中总会涌上一种莫名的感动。为什么?大概出于两方面原因。

一是有感于艾克的人格品行。

艾克有德国贵族血统,是上层社会精英群体的一员,但他不囿于家族与自己的既得利益,厌恶纳粹党,在二战中极力反战,同情反法西斯斗争,在北平曾协助过英美和中国被捕的文化人士,表现出善恶分明的正义良知。

艾克受过良好的欧洲传统教育,并接受西方前卫的美学思潮,但他没有文化与学术偏见,心胸开阔包容,秉持学者的气度与修身,对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艺术怀有深切的敬意。他的研究涉及不少文物古器,但从不以古物谋利。1948年艾克随辅仁大学迁校往美,次年被聘任美国檀香山美术馆东方艺术部主任,50年代初到欧美讲学,宣扬中国艺术的成就,为同行和后学者所尊敬,1971年因心脏病于美国逝世。艾克几乎用毕生的精力研究中国明式家具,开一代之先,不遗余力,向世人展现了一位学者执著和纯粹的人格风采。

二是钦佩艾克做学问的精神和态度。

作为学者,应该心无旁骛,专攻术业,精诚淡定地做学问,尊崇科学,为后人负责。艾克用自己的一生证明,他做到了。

对明式家具的研究,艾克以严谨的学术求证、精确的量化尺度,使中国传统家具的文化艺术审美,得以建立在科学、实证的坚实基础之上。

艾克的学识基础广泛而扎实。西学涵养自不待说,他对中国建筑美学、青铜文化、佛教造像、高古绘画、象形文字、细木工用材、五金饰件等多有研究涉及,对传统家具中的早期出土文物、髹漆家具、汉唐至明清各个年代的木质家具,都有足够的关注和研究。从《图考》书后所附的近50部(篇)参考书目中,可见诸多中外古今相关专著。这种博学兼容的视野和治学精神,值得后学者敬重。

艾克严谨细致的研究方式,给我们以深刻的印象。他写作《泉州双塔》时,纯以欧洲美术史家做法,将建筑的一砖一石,测量制图。在《图考》这部书中,173幅明式家具的照片,都是上世纪30年代由艾克亲自主持拍摄的。这些黑白照片真实生动地再现了黄花梨老家具艺术和工艺之美,作者对明式家具的理解和眼光,高超而且独到,给人以亲切实在的别样感受。它们将明式家具经历漫长年华的岁月沧桑感,那种沉穆庄静的典雅气质,流畅有力的线脚、起线,极富装饰感的边沿面变化,白铜饰件上的浆色,丰富多彩的黄花梨纹理,尤其是如丝如缕的木质纤维结构走向,纤毫毕露地呈现在眼前,仿佛触手可及,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的灵动与气息。现在用彩照加电脑处理制作的图版,都如拍卖图录一样好看漂亮,但总有一种浓抹艳装的感觉,像隔着一层玻璃,展示在橱窗中,好象多了些什么,又少了点什么。

尤为珍贵的是,作为《图考》中照片图版蓝本的122件实物,是当时在华的50多位欧洲上层人士和艾克本人的收藏品,家具主人身份是教授、医生、收藏家、驻华机构官员和贵族后裔等。这些老家具,大多是清晚期至民国初期的动乱中,从王府贵宅中散佚出来的精品,有些是极为珍贵的孤品,都堪称品相完好,美伦美奂。这批精美的老家具大多于解放前流落到国外,留下部分基本毁于十年浩劫。艾克用相机将它们的风采永久保存了下来,具有宝贵的鉴赏价值和文献价值。

《图考》中30余幅(套)明式家具的测绘图纸和4张榫卯构造图纸,从正立面、侧立面、断面、顶部平面、仰视平面、部件细部、榫卯内部构造等,将明式家具外部形态和内部结构明晰地展现出来,手法简洁,尺度精确。这些图纸是上世纪30年代,艾克将挑选、购买到的明式家具拆解开来,并指导擅长测绘技艺的杨耀绘制在蜡绢上的。

艾克先生已辞世42年了,所幸他的著述在,他的精神,更会长久垂续。

分享到:
  
上一篇:谨防阔变豆冒充小叶紫檀下一篇:红木未来走势迷茫 缅甸花梨成交量较上周翻番

热点排行

推荐信息更多

杨波:红木家具行业的“马太效应” 杨波:红木家具行业的“马太效应”按语:马太效应(Matthew Effect)是指强者愈强、弱者愈弱的现象。其来源于圣经《新约·马太福音》中的一则寓言。对企业经营而言,马太效应告诉我们:要想在某一个领域保持优势,就必须在此领域迅速做大。当你成为某个领域的领头羊时,即便投资回报率相同,你也能更轻易地获得比弱小的同行更大的收益。

行业评论更多